蘋果山🍎

俺是山丁,ID跟风苹果天团2333高三半闭关,每个月求生肉和出汉化的时候复活~【就算高三了我也很想接着看漫画呀QAQ】

关于文野漫,没有提前找到生肉的情况下是大概每个月二十多号出汉化吧ww每个月二号我会来求求生肉ww不过希望不太大啊哈哈ww

这里文豪野犬漫画汉化lofter发放处,翻译是sui,嵌字润字是空唐,贴吧请走ID半醉半醒半荒唐
【文野非专业汉化,专业请走二次元秘店ww】
【严禁无授权转载】

我怀疑,
这个月英化组的午饭一定是没鸡腿…上个月一定有鸡腿……
不然怎么还没弄完……
( ̄y▽ ̄)~*捂嘴偷笑

文豪野犬语c群宣

替好丽友宣群——
这个图之前会被吞真的不是我的错QAQ!
这个不是我写的QAQ!
人家才不是老司机QAQ!

我必须得吐槽一下lof……
其实刚刚发过一次了但是被和谐了,因为那个涂黑的部分是【皮ん下ん带ん套ん】这个词……
我好想笑啊哈哈哈 😂

回正题,已经有的人物是太宰,中也,乱步,晶子,芥川,Q,A,还有个原创。
大概假期的时候会活跃

应该没啥说的了……要是再吞我就放弃这个任务…哈哈哈 😂

【宰生贺】以后还有更多更多的快乐

↑宰中心,不过后面大概是织太?私心打织太tag ww
↑妖精宰设定,有异能有翅膀的小宰2333
↑提前发是因为18号回老家可能没WIFI,19号开始高三闭关学习……【虽然闭关的但是出漫画的时候还是要回来的QAQ!就算闭关我也舍不得文野~】
↑题目来自μ's的《从今以后的someday》,所谓当你不会起名字的时候就去找歌词玩2333
↑没什么文笔,不要打我QAQ嘤嘤嘤!就当是生硬的讲故事好了QAQ!!【这只山丁这么啰嗦还有跳剧情嫌疑还是打死好了orz】

【星期一 国木田独步】

  早上六点半,国木田出了家门。
  打开车门,转动钥匙,看了下车里的时间,很好,一切都还在计划中。

  如果不算某个突然扯他的辫子的家伙的话。

  “好疼!喂!你不要给我捣乱!”国木田转过头厉声训斥。
  被训斥的恶作剧者——一个巴掌大小的青年,此时正摆出一脸  无辜的样子,挥动晶莹剔透的小翅膀。
  “没办法啊,谁让国木田君的计划表实在太严密了,引起了我破坏的乐趣呢~”青年说道。
  国木田皱了皱眉,没有继续跟青年争论下去。他有一种直觉,跟这家伙聊多了,结局只会是他气到暴走,而青年一脸得意的哈哈大笑。
  车子启动了,好在青年没有再多惹事,国木田得以专心驾驶。
  啊,讨厌的妖精

  实际上,这两个人刚刚认识了一个多小时而已。
  “你好,我是太宰治,是个妖精,出于某些原因,请务必让我跟着你一天。”
  这是清晨国木田打开窗户透气时收到的第一份问候。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迅速关窗户。
  但那个妖精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抢先了一步进入屋内。
  “就算你很小,这也算强闯民宅。”
  “我知道你不能很快接受妖精的存在,”太宰的语气带着一种习以为常。“但是放心,我只会在你这儿停留一天。”

  反正……就一天。
  国木田给自己找了非常合适的理由——为了不对时刻表有更多延误,赶紧答应了。

  但是如今,才一个小时左右,他就有点后悔。妖精都这么能闹吗?
  进屋后的太宰满眼放光地看着水果刀,冰箱等各种凶器……等等,先别感叹过去了,那家伙好像打开了车窗要跳车玩……

  “呐国木田君,我们要去哪啊?”
  “一个私立学校。”
  “学校?你是老师吗?”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国木田推了推眼镜,“今天是替一个旧同事代课的。”
  “那国木田君是做什么工作的?”
  “……这个有空再说,你立刻从我头上下去!!”

  国木田来这所高中代授一天数学课,上午两节,下午一节。好在三节课的内容都是三角函数的新课,不是什么难事。
上午八点二十分,第一个代课准时开始。考虑到如果暴露了就没法正常上课,太宰早在下课期间就把自己藏在窗帘后面。

  这一节课进行的还不错,国木田的讲法很到位,看得出他有数学教师的经验。有个趴桌子大睡的学生,国木田大声呵斥,抄起粉笔头一个远程投掷,精准有力地击中了那学生的脑袋。太宰忍不住在全班哄笑的掩饰下吹了个口哨,看来国木田君的工作不一般呢。

  第二节代课结束之后,就是午饭时间了 。
  “国木田君……”
  “怎么了,太宰?”
  “好饿……明明下课时间足够早,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等到这个时候来吃午饭?”
  “因为我的时刻表上计划我要在这个时间吃午饭。”
  中午十二点,两个人正坐在食堂不起眼的座位享受午餐,以防万一,太宰头上还盖了餐巾纸。
  “不是吧?这都要计划啊?”
  “那当然,”国木田郑重地把印有“理想”二字的本子放在桌子边,“这可不是简单的计划,这是我的‘理想’啊!”
  太宰扔掉纸巾,大胆地翻起了笔记本。
  “诶,国木田君居然是侦探啊。”
  国木田君果然是侦探啊。
  “喂!别乱翻我的笔记本,你这麻烦精。”
  国木田一把合上本子。
  “喂喂国木田君,你的本上就没有记载‘对妖精动怒会引来厄运’这种常识吗?”
  “什么?这个……没有。”
  “快记啦——”
  “‘对——妖精——动怒会——引来……’”
  “骗你的。”
……
  国木田举起笔记本,毫不留情地朝太宰砸了过去。
  “啪!”
  巨大的声响让喧闹的食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下午的第三节代课,太宰依旧躲在窗帘后面,不过他并没有听课,也没有观察学生,更没有想办法捣乱。
他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小小的本子和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下课后,国木田走出教室,惊讶的发现那只妖精似乎并没有跟上来。
  奇怪。
  他急匆匆回到教室,走到窗户边,顾不上学生好奇的目光,“唰”地展开窗帘。
  “太宰?”
  半开的窗外,有昏黄的斜阳,繁茵的绿柳,在操场上嬉戏打闹的学生们。
  没有什么妖精。

【星期二 中原中也】

  中原刚一睁开眼,就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的那顶黑色的帽子,此时正悬空地在他旁边飘来飘去。中原的异能是操控重力,这样的场景放在平时,并不算奇怪。
但他还没发动能力呢。

  “不是异能的问题,那么只可能是……”
  中原看准帽子朝自己飘来的时刻,一把抓住帽沿,狠狠一掀。“果然……你是什么人?帽子精吗?”中原冷漠地盯着帽子里的小家伙。
  太宰理了理乱蓬蓬的头发,丝毫不惧怕中原。
  “真遗憾,差了一点。我确实是妖精太宰治,不过不是帽子精。”太宰抱着臂,微扬着下巴,“不过呢,以你的水平,能这么快想到妖精,就已经很不错了。”
  什么?中原想。我只是随口一个乱说居然说中了?
  看他的样子,长得那么小,容貌俊美,还有一对翅膀……莫非他真的是妖精?
  “等等,”中原想起一件事情,“你是怎么进到我家的?”
  闻言,太宰扬起嘴角,好像被问到了什么有趣的话。
  “这个嘛,昨天晚上我路过一家酒吧,太渴了就想去找点喝的。没想到进去之后就直击了一个橙发小矮人耍酒疯现场,旁边还有两个清醒的人在拉劝。”说到这儿,太宰用一种崇拜得两眼发光的模样与中原对视,“我从来没见过耍酒疯如此狂妄的人类小矮子!你是第一个!所以我就躲进你的帽子跟你回来了。”
  “……我应该感到荣幸吗?还有……”
  如果画成漫画,中原的四周一定散发着危险的黑气,头上还要顶一个十字路。
  “你tm说谁是人类小矮子?!”
  中原一个枕头甩过去,被太宰笑嘻嘻的避开了。
  算了。
  中原起身换好衣服,捡回枕头,收拾了一下。不跟小人计较是黑手党人的美学,他想。
  吃早餐的时候,中原理了理思路,得知太宰是个真正的妖精,因为某个不可知原因,要跟着自己一天。今天黑手党应该没有什么暴力工作,让他跟着也不是不可以。
  “先说好了别给我惹事。”中原站在门口一边戴着手套一边叮嘱。
  “放心吧,毕竟我也不能太暴露自己。”太宰飞到他的肩膀上,“中也,不戴那顶土里土气的帽子吗?”他指了指卧室床上的帽子。
  “……你这家伙真让人不爽。”中原没好气地晃了晃肩,试图把太宰甩下去,同时朝帽子的方向动了动手指——黑色的帽子竟凌空飞了过来,直接降落在中原的头上。
  “精彩极了,”太宰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没想到中也的异能是操控重力啊!”
  “你还知道异能?”
  “当然,我可是有异能的妖精~”
  不是吧?莫非这么小的妖精还能有什么强大的异能吗?
  “先不说啦,中也,赶紧出发吧。”
  中原看了看时间,该死,被这家伙害得差点迟了!

  中原来到了港口黑手党的总部,一栋市中心的高楼,他要去把昨天的工作报告交给首领。
  他乘上电梯,通过了身份检查,总算来到顶楼那扇大门前。
  “……喂太宰,先说好,带你进去可以,但是你不许暴露自己!”说着,中原推了推自己的帽子。
  而躲在帽子里的太宰,则用力踩了踩中原的头示意他别磨叽。
  中原整理了一下情绪,推开了首领办公室的大门。

  “不愧是我最能干的部下,辛苦你了,中也君。”首领森鸥外细细翻看着报告,同时打量着笔直地站在一旁的中原。
  有些奇怪,森鸥外想,今天的中也君居然没有施脱帽礼呢。
  然后?
  就像感知到他的想法一样,中原头上的帽子,慢悠悠地飘了起来。
  森鸥外微笑地看着没什么反应的中原。“中也君,在我面前就不必展现你的重力操纵了,收好你的帽子吧。”
  中原好像才意识到怎么回事一样,有些气急败坏地把帽子抓回来死死地按在头上,“那个……这个……让首领见笑了……”
  “没关系,如果有什么大事可以跟我说。”森鸥外拄着胳膊,摆出关心部下的样子。
  “谢谢您的关照 ”
  有只妖精在我头上作死我可以举报吗?
  “中也君今天状态不太对啊,这样吧,今天给你放假,你可以出去散散心,顺便监督一下别让我们的人和武装侦探社起冲突。”
  “好的首领我知道了,那么我就先走了!”中原尴尬地回应着,随之抓紧帽子匆匆逃离办公室。

“太——宰——治!”
他把小只的妖精死死抓在手里,不顾形象地对着他的耳朵大吼。
“好狠心啊中也!我可是为你争取了半天假期呢!”
“闭嘴!谁稀罕你的假期?”

他们正开着车行驶在横滨的公路上。天知道中原现在有多想把太宰顺着车窗丟出去摔死,但是因为他有翅膀所以无法实现。
“行啦,专心开车吧中也,要撞上了哦。”
“切。”中原打了个急转向,在强烈的喇叭声中躲过了头碰头的车祸。
“等忙完了正事再收拾你。”

实际上,中原刚刚接到手下人的汇报,说芥川和侦探社的人虎又开战了。得,刚从首领那儿接了活就出事,他就想不明白了,这俩小子干嘛有事没事就开打?

“轰——!”
前方传来巨大的声响,有平民从那个方向慌慌张张地跑归来。看来是找对地方了。
中原下了车逆着人流的方向跑,太宰紧随其后。
搞出这么大动静,麻烦啊,他想。

“喂!芥川!人虎!都给我停手!”
中原拐进大楼之间的巷子,正看见这打得激烈的二人。芥川的黑兽与中岛的虎拳 眼看就要对碰到一起——
“中也说要你们停手啊,没听见吗?”
一道微小的身影突然夹在黑兽和虎掌之间,只见太宰双臂一展,竟抵住了两股力量。

【人间失格】

光芒闪现的瞬间,黑兽凭空消失,中岛也变回了人类的样貌。
三个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乱入的太宰,而太宰一脸淡定,径直飞回中原身边。
“中原先生,这位是?”最先打破尴尬的是芥川。
“……”“你好黑色的少年,我是太宰治,是个有异能的妖精。”“喂没人问你!”“可是中也太迟钝了我都不耐烦了!”
“哇,居然真的存在妖精啊。”中岛看向太宰的眼光里充满了好奇。
“存在哦。顺便一提我的异能就是让你们的异能无效。”
这样一来,刚刚的场面就解释得通了。

“总之,芥川,首领要求不许和侦探社的人交手,回去吧,以后你也注意点儿,别搞这么大动静。”
“……我知道了。”芥川恶狠狠地盯着中岛,让人感觉这句“知道了”一定有相反的意思。
“好了好了就这样,都赶紧散了吧,啊,对了,”中原指了指挂在他肩上休息的太宰,“这家伙的事情要保密。”
两个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好嘞,工作完成,中原想。

当晚,酒吧中。
“……中也啊,有个事想问你。”
“什么?”
“那个芥川,明天都有什么工作?”
中原还没有喝多,他明白明天太宰打算跟着芥川。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就是了。
“这个嘛,我想想……他最近在处理一些小型叛乱,明天好像会去河流下游的厂子一锅端吧。”
“这样啊……”
看来明天会看到一些暴力画面呢。

中原不知道太宰有什么想法,不过他至少知道他可以摆脱他了。

【星期三 芥川龙之介】

“咳咳!”
这天上午十点半,芥川缓步离开了河流下游的某废工厂。他紧紧捂着口鼻,试图遮住浓重的血腥味。
突然,他听到了掌声,很微弱,可他还是听到了。
他回过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小身影。
“是你。”太宰治。
“中原先生在这附近吗?”芥川有些戒备地问道。
“并没有,我是跟踪你来的,跟踪了一上午,真的好累啊。”
“……你找在下有什么事吗?”
太宰飞过去落在他的衣服上。
“你的异能使用,我全看到了,【罗生门】是吧?很强悍的异能,操控你的衣服撕碎一切,这种破坏力,很难有人能战胜你吧。”说完,还跺了跺脚。
“……你想说什么?”芥川不动声色。
太宰又飞到他面前与他平视,“我是说,你有没有试过用它防御呢?”
防御?
芥川想了想,确实,自己一直都是以变强为目标,加上罗生门本就是有巨大杀伤力的能力,更是从来没考虑过防御。
“只有攻击力突出的话,不算真正的强大啊。”
一语中的。
芥川察觉到,太宰的眼似乎能轻而易举看破他的心思。是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了吗?
不,直觉告诉他这个妖精没那么简单。
“……请教在下怎么做!”
太宰注意的到,芥川看他的眼神变了。虽然敌意还在,但更多的是一种对变强的渴望。看来这孩子的过去一定相当惨烈。
“教你倒是没问题,反正我今天也有时间。不过在那之前……”太宰的肚子响了一声,他却不觉得多奇怪,“我们先去吃个饭吧。”

当天下午六点,港口黑手党某训练场。
“好了,可以了,芥川,就用这种方法多多练习就好,刻苦点,成功是早晚的事。”
太宰一改往日的散漫,化身恶魔导师,在这里结束了对芥川的连续五小时的训练。此时的芥川累的大汗淋漓,坐在地上,时不时发出剧烈的咳嗽声,站起来都颇为费力。
“……您要走了吗?”芥川看着飞向窗口的太宰,“您是要去哪?还能再见吗?”
“……是的,我要走了。”似乎想起了什么,太宰的嘴角微微上扬。“这几天的经历足够有趣了,我也该去见那个人了。”
“那个人是谁?”
“保密~吃你的晚饭去吧!”
说完,太宰飞出窗外,消失在黑夜里。

【星期四 织田作之助】

这里是市医院的一间普通的三人间病房,空气中有微弱的消毒水的气息。红发的青年靠在窗边的病床上认真看书,明媚的阳光散落在他的被单上,留下靓丽的光景。
被单上突然多了个小小的影子——某个小家伙降落在了窗台上。
“早安织田作!”太宰大声地朝红发青年打招呼。
“是太宰啊,早安。”织田合上书放在一旁,起身把太宰带到自己手上。“这几天出去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当然!我找到了四五个奇葩的人物形象,肯定能对织田作的创作有帮助的!”
说完,太宰掏出了记录了自己的经历和分析的小本子。

太宰开始为织田作讲述他遇到的人和事。

国木田独步是个超守时间表的人,整天带着“理想”笔记本,很严肃很凶但是工作的时候非常专心认真,感觉就像个妈妈一样事多。从他的笔记的内容上看,他是【武装侦探社】的一员,但是过去是做数学老师的。他的笔记本撕掉的页比较多,我觉得有蹊跷,也许和异能有关吧。

第二天我是和港口黑手党的中原中也度过的,织田作你是没看到这个小矮子耍酒疯有多强悍!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和他不合,所以在他去见他的首领的时候我给他捣乱,让他的帽子飞起来。啊对了,这只蛞蝓的异能是操纵重力,很强大。啊,果然织田作也觉得这个外号很合适吧?

我跟中也遇到了正在打架的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这两个年轻好斗的家伙根本就不顾及场合,于是我赶紧去制止了他们,不过我的异能也暴露了,他们看我的时候好像还挺惊讶。说起来,没想到现在的人们对妖精的存在接受的这么快。对了,中岛也是武装侦探社的,芥川是港口黑手党的。

那个芥川引起了我的兴趣,我看到他能把衣服幻化成各种形态进行攻击,那力度绝对够狠,钢筋水泥都能被他的衣服切开,所以我就想,那他能不能切开空间来进行防御呢?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可以的吧?于是第三天我就去跟踪他,看他的实战场面,讹了他一顿饭之后给他当了一下午的导师。他是个很好斗好胜的孩子,既然是黑手党的人,大概小时候是贫民窟出身吧,总之肯定是经历过残忍的童年的,所以为了变强,他那天一直在逞强。
……

“然后就到今天啦!”太宰合上本子,“太宰治担心织田作独自一人居住在医院会寂寞孤独冷,于是提前回来陪织田作!”

织田听得很有兴趣,甚至忘了去买饭。他没想到太宰才出去短短三天,就遇上了这些特殊的人。
“辛苦你了,太宰。今天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我可以陪你。”织田起身下了床,示意自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恢复的真快,大概什么时候能出院?”
“既然你回来了,我打算明天就出院。”
“好极了!我都想家了!”
“我也是啊,先去吃饭吧。”

两周以前,织田突发肺病,一下子住进了医院。那天原计划是织田和太宰一起去街上走一走,看一看路人们,猜一猜他们的人生故事,再看一看景物,看看能不能为写小说提供什么素材。
然而突如其来的住院让这个计划破产了,只有他一个人的病房更是不可能接触太多的人。
于是在这种时候,太宰决定一个人出去看看。
“而且我是妖精嘛,其他人遇见我的话,总觉得会发生好玩的事情。”

规定时间是一周,可是仅仅三天,太宰就回来了。这个原因,当然不是简单的“我想织田作了。”
太宰有个想法。

星期四的夜晚,是两个人在病房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窗帘没有拉上,柔和的月光送来一片清净。
织田面朝着窗户侧卧,太宰躺在他的枕头边上,闭着眼睛,没有睡着。

“呐织田作,你是不是手头紧张了?”
黑暗中太宰低声的询问,戳中的织田的难处。的确,原本之前就一直靠一些稿费度日,如今这一住院,存款又花了不少,而他也没能写出什么有质量的文章,当务之急,无非是生活的根本——金钱不足。
织田睁开眼,太宰也同时睁开。
“太宰,你有什么办法吗?”
“有啊。”黑暗中看不清太宰的表情,只是他的声音听上去充满决意。

“织田作去加入武装侦探社吧,明天就去。”

武装侦探社?织田想起来了,是那个国木田和中岛在的地方。让我去做侦探吗?

“我昨天晚上去踩过点了,在那里工作的话,仍旧有充分的写小说时间 而且织田作也是异能者,非常适合去那个异能者团队,最重要的是,”太宰故意顿了顿,“我知道的,织田作想用自己的能力去做帮助人的事情。”

果然,被他看出来了。

曾经他运用他的【天衣无缝】,成为行业里有名的少年杀手。
洗白以后,他心里始终抹不去那种愧疚与后悔。
他希望自己可以证明,预知未来的【天衣无缝】能为更多人服务,而不是仅仅作为自己的瞄准器与盾。

“织田作有决定了吗?”太宰小声地问。
“嗯,你明知道我会答应的。”
“那么地址就趁现在告诉你吧,记住了,是……”

织田并没有问太宰为什么不等明天再说,那样他就可以用笔写下来。

【星期五 武装侦探社1】

织田醒来的时候,没有听到熟悉的问好声。他往枕边一看——什么也没有。
一夜之间,太宰失踪了。

织田慌忙翻找被子,包,柜子甚至窗外,但是没有太宰。织田换掉病号服,强迫自己坐在床上冷静一下。
自己早该察觉的,昨晚太宰的语气就像是留遗言一样。虽然直觉告诉他太宰没那么容易死,最大的可能是太宰回到妖精的世界去了。
“不对,还有可能是武装侦探社。”织田回想着昨天晚上说的地址,以太宰的个性,很有可能提前去武装侦探社准备什么惊喜去了。
抓住一丝希望,织田匆匆办理了出院手续,把东西送回家后,又开车直奔武装侦探社。

“红色的楼,一楼是咖啡馆,应该没错了。”织田站定在楼口,准备去乘电梯到四楼。
“这位先生,您是有委托吗?”身后传来少年的声音,织田回过头,是一个白发斜刘海的年轻人。他应该是中岛敦了。
“你是武装侦探社的社员吧?”
“是的。”
“我想见你们社长,请帮我带路,拜托了。”
哈——?
中岛张着嘴惊愕,他还真没见过一上来就要找社长的。
“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想加入你们。”织田的淡定和中岛丰富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请问可以带路了吗?”
“……好的,请跟我来。”

中岛推开办公室的门,其他人刚好都在。
织田扫视一圈,只认出了国木田。国木田正对着电脑噼里啪啦的打字,门开了都不回头。

“哟!敦,这位是谁?”贤治第一个注意到织田。
“这位是要加入我们的……额不好意思请问您……”“织田作之助。”“那个……这位是织田先生。”
“要来新成员吗?欢迎哦!”谷崎在自己的座位上热情地鼓掌。
“别太天真了,能不能加入还得社长说了算。”国木田“啪”地一拍桌子,起身要往织田这儿走。

“别动!”织田朝他大喊。国木田就这样单只脚悬空定在那里,满脸尴尬。“怎么了?”

织田看到了影像——国木田匆忙起身,抬脚踩中地上的薯片桶,猝不及防地向后摔倒在地。

他指了指地上,人们这才注意到危险。
“……这是你的异能吗?预知?”国木田惊魂未定,织田点了点头肯定。
“中岛,立刻带他去见社长。”
织田长舒一口气,终于……
不过这里似乎没有太宰的踪迹,社长办公室会有希望吗?

当他看见社长时,他心里只有一个惨字。
横滨真小。

【星期六 武装侦探社2】

到最后,织田还是成功加入了武装侦探社。虽然福泽谕吉了解他的过去,但提到夏目漱石后,福泽竟完全放下了戒心。

织田收拾着文件,脸上却没什么精神。
这样算是完成了太宰的计划吧,可是,太宰到底在哪儿呢?他还会回来吗?会不会又去给人惹事了?

今天他差点就想把“寻找太宰”委托给侦探社了,可是想想又觉得有点蠢,他还是不想让太宰的身份太暴露。

工作的头一天,织田拆除了不明组织藏在咖啡厅的哑弹,擦汗之余就被告知通过了测验,以后就是真正的社员了。
可他还是高兴不起来。
家有了物质的支柱,却少了个温暖它的家伙。

【星期日 太宰治】

第二天上班,织田比昨天振作了很多。
至少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这也是太宰的意思。
他长出一口气,打开笔电准备整理报告。

“等等啊这位先生,我可以给你带路啦!”
门外传来谷崎的声音。
“不必啦,我知道你们社长办公室在哪!”
这个自信的声音,好熟悉……
织田“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同时这样做的还有国木田和中岛。

一道身影推门而入。
“大家好!我是太宰治,22岁,以后多指教!”

果然是他。
那个顶着一头深棕色乱发的家伙;那个总穿着风衣,缠着绷带的家伙;那个言语间夹杂戏谑与智慧的家伙;那个麻烦的小妖精……
就算变成了正常人的体型,没了翅膀,他还是他。

“所以说,快点让我去见社长啦!以后还有更多更多快乐的日子呢,不是吗?”太宰朝远处的织田作眨眨眼。

快乐的日子?国木田可没报什么期望,只是捂着脑袋摇头。
而织田,则用微笑回应着太宰。
“是啊,还有很多快乐的未来。”
愿未来的道路,能与你一同走下去。

END

(///ˊㅿˋ///)我也来高考应援……毕竟明年咱也要高考了ww
用中也的形象搞失恋六连拍格式的高考应援 ……咱脑洞比较残啊……

【注意注意注意!】
不会画画不会画画不会画画!越往后越毁QwQ!越往后越不像系列QwQ!!轻点打QwQ

最后一页是跟风爆照应援2333
顺便儿童节快乐⊙▽⊙!滑天下之大稽!【什么玩意】

不扰民通知ww

发完转载我自己看着都觉得乱套,所以决定去注册个小号做转载【没想到原来没有微博软件也可以拿微博注册啊!太好了\(^▽^)/!作为一个电话要换号没有微信没有微博的孩子终于发现原来有办法注册小号的】以上,终于不扰民了哈哈哈哈
这个号还是专门混文野吧ww
不过因为宝宝时间少所以已经发过的这五话就不删除了直接用小号转发过去。
端午快乐😊(啊啊啊还是好愧疚啊QAQ真的对不起啊之前的扰民QAQ要是lofter没有一次十张的限制就好了QAQ)

【Wonder Rabbit Girl】漫画转载
【第5话 出道的成功与失败】【5】
【其他部分戳头像】
下一次要帮忙报仇的对象——

【Wonder Rabbit Girl】漫画转载
【第5话 出道的成功与失败】【4】
【其他部分戳头像】
哦天这个第一页……

【Wonder Rabbit Girl】漫画转载
【第5话 出道的成功与失败】【3】
【其他部分戳头像】
高能妄想注意!高能妄想注意!

【Wonder Rabbit Girl】漫画转载
【第5话 出道的成功与失败】【2】
【其他部分戳头像】
可疑的小泉同学是WRG吗Σ(|||▽||| )

【Wonder Rabbit Girl】漫画转载
【第5话 出道的成功与失败】【1】
【其他部分戳头像】
所以说看第一页——都说了这真的是悬疑漫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