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丁(追汉化可以取关了ww)

为追汉化而来的小伙伴们可以取消关注啦!【不然山丁会怂……】
以及表白果戈理盛世美颜prpr
太中织太果陀好吃极了(「・ω・)「

【织田作生贺】《你想做什么?》

[跟小伙伴们用了统一的tag哈哈哈]

   
    《你想做什么?》
   
   
    (织田作生贺,织太友情向,织第一人称,不是刀子!)
    (“许他一个一生平安的愿望”)
   
   
    今日,晴空万里,蝉声喧嚣。
    这种热气腾腾的天气果真不该坚持穿长袖衬衫。
    我抬手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加快了脚步。——再不快到家,刚买的几盒冰激凌就要化了。如果真的变成那样的结果,五个小家伙肯定会闹吧。
    ……
    等红灯的时候,难得吹过一阵清风,凉快了不少。
    “真舒服啊……”我闭上眼享受了一番。
   
    ——心头猛地一震,我睁开了双眼。
    ——我看到的是……
   
   
    《你想做什么?》
   
    【1】
    今日,阴雨连绵。
    我撑着毫无花样的黑伞,抱着一袋新买的点心,踏上回家的路。
    这家点心铺是我半个月前偶然发现的,难以想象,在离商业街有一段距离的街巷里竟藏着这样的美味,孩子们吃过一次后就有些上瘾,兴奋得仿佛一群发现了宝藏的海贼——不知道这样形容合不合适。
    ……
    雨越下越大了。
    我沿着路小跑,前面不远处是一个雨帘中的简易车棚,稀稀落落地停着不到十辆自行车。它的出现于我而言,就是救星。毕竟这种天气真的不适合继续赶路了。
    我把伞和点心袋放好,靠着车棚的柱子,点了根烟来解闷。
    “呼————”
    打湿的衣物,坚硬的铁柱,无情的凛风,都是冰冷的。唯有污浊的烟气,是如此的有温度。
    ……
    大概只过了两根烟的工夫,雨下得差不多完了。我踩灭了烟头,护好点心,准备撑开伞继续赶路。
    说起来这雨,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夏天的天气真是——
    “夏天的天气真是多变啊。”
    有人替我说了我想说的话。
    雨后的湿气中,黑色系的身影步步逼近。那是个相貌俊秀的年轻人,似乎还不到二十岁。他没有打伞,雨水把他海藻般的头发泡的更乱。他带着干净的笑容,鸢色的右眼却是那样深邃。细看之下,他的左眼,脖颈都包着层层绷带,大概是有伤?伤的位置真是足够危险。
    这个穿着黑西服还披着黑大衣的青年,就这样没有预兆地来到我身边。
    那一刻我的第一直觉,是警惕。
    “别紧张别紧张,是我啦,没什么好惊讶的。”青年眨了眨眼睛,“‘唯蟹肉与自杀不可辜负’,我独创的暗号,有趣吗?”
    他看上去似乎没有敌意。
    “很有趣。不过就算你这么说,我也……”
   
    ——“完全听不懂你在讲什么”几个字我还没有说出来。
    我看到了影像!
    一颗子弹突如其来地从我身后射来,射穿了青年的右肩。紧接着又一发射中了他的腰部。青年面带一丝惊讶,无声地倒下了。惹眼的红色顷刻间占据了我的视野。慌忙之中我拖起青年往自行车后面躲藏,然而下一秒,来自前方的一份灼热闯进我的胸膛,剧痛无比,鲜血四溅——原来狙击手不值一个吗?
    我向后倒去,视线渐渐模糊……
    ——影像结束。
   
    我一把扑到眼前的青年,几乎同时,子弹擦身而过。我们狼狈地滚到自行车后面,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我意识到那是来自前方的子弹打中了铁柱的声音。
    我扶起身边的青年 帮他拍了拍身上的土。
    “喂!你怎么样?受伤了没?”
    “状态还好,不,没有死成,果然还是糟糕透顶啊。”
    没死成是糟糕透顶?
    我不知道这个青年为何表现得似乎对死亡有向往,但我知道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雨伞和点心都掉在了外面,没机会捡回来了。此地不宜久留。
    “你听好,”我对青年说,“虽然不能理解你,但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你死在这儿。所以接下来我会带你跑,一会儿你一定要按我说的做,明白吗?”
    “嗯!”
    ——用我的能力,带你逃出生天。
    “走!”
    我们一前一后冲出了车棚。
   
   
    【2】
    (我生来有一种奇怪的能力)
    “跟紧我,弯腰靠墙!”
    (可以预见五到六秒后的未来)
    身后传来了子弹打在水泥墙上的巨响。
    前方出现了十字路。
    (特别是在危机关头,这种能力甚至可以自动发动)
    “直走!得跑快点!”
    (拜这能力所赐,二十二年来我躲过了不少突发意外)
    岔路的两边传来了不规则的脚步声与子弹上膛的危险信号——应该是影像里那群穿黑衣服的家伙吧。
    “右边有小路,到了大街就安全了!”
    “哈,慢点啊我要跑不动了!”
    (我给这种能力起了个名字,叫做——)
    集火的枪声震耳欲聋,我拉了一把落后的青年,朝大街的方向狂奔而去。
    ……
    (天衣无缝)
   
   
    【3】
    逃亡成功后,我和青年坐在商业街的长椅上稍作休息,这里属于人多的繁华地带,应该比较安全。
    “你的指令简直太棒了!真是天衣无缝!”
    刚刚还累得大口喘气的青年一下子精神起来,似乎恢复的挺快的。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哦对了,还没自我介绍过。
    “织田作之助。”“哦——原来是织田作啊。”好像久仰我的大名一样,怎么可能。“真是太厉害了,就像能预知未来一样,跑得我把试图趁机被打死的想法都忘了!”
    其实就是预知未来……
    也是时候问些关于他的问题了。
    “你呢?你是什么人?那群人为什么要杀你?”
    那时候,青年的眼神就跟冻鱼一样,有些发愣,看着我的表情仿佛在表达“奇怪你不认识我吗这些事情还要我说吗”的信息。
    他什么也没说,就这么看着我。
    我也一声不吭的等着他。
    沉默稍微持续了一会儿。
    “我懂了,你其实不是我要找的人吧?”
    “虽然很抱歉,但似乎是这样的。”
    青年看了看我空空如也的双手,苦笑着挠挠头。
    “这儿附近有地铁站,你要坐的吧?我们边走边说吧。”说完飞快地扬了扬右手。
    当接过他扔给我的那张带有熟悉划痕的地铁卡后,我的好奇心便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佩服,在那么危险的时候 他还能偷走我的东西,真是厉害。
   
   
    【4】
    我们朝地铁站进发。
    青年说他叫太宰治,是“某个地方”的干部,在听说他只有18岁时,我着实在心里惊讶了一下。
    据太宰说,今天他是心血来潮临时起意,替一个做情报工作的朋友来和线人接头的。不过他不认识线人,只知道那人会抽烟并且带黑伞。
    “没想到你拿的袋子里装的居然真的是点心。我还以为是什么够买三万蟹肉罐头的宝贝呢!”
    “一次买三万罐吃不完会坏的。不如拿这些钱去开螃蟹养殖场。”
    “这主意真是棒极了!然后我就可以试一试跳进螃蟹堆自杀!”
   
   
    【5】
    我们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铁站,于明晃晃的灯光下,穿梭在似乎永不停息的人流中。安检口的队伍足够壮观,清洁工烦躁地靠着墙休息,墙上的小号电视永远放在地方的新闻频道,我看了一眼:汽车失控冲进花店,路人勇救门前少女。这眼熟的新闻……原来是重播啊。
    “织田作!你太快了啊……”太宰不知不觉又被人流冲到后面了。我不得不艰难地等他一会儿。
   
    说起来太宰这人,不知道为什么,对自杀别有兴趣。在他眼里,似乎什么都能联想到自杀。等地铁的时候 他把脸和两只手贴在安全玻璃上,望着那空旷的轨道两眼发光,就跟孩子们看到我买回了点心一样。那时他脑子里想的一定是“卧轨自杀”吧。
    差点忘了,点心已经……
   
    太宰还拜托了我另一件事:
    “求你了好人织田作!今天把工作搞砸了安吾(他那个搞情报工作的朋友)一定会跟大家长一样唠叨死我的!啊,那简直比活着都痛苦,不,正因为我还活着,才要遭受那种痛苦。”他死死地抓住了我的胳膊,“总之就让我去你家避避风头吧,我不会添麻烦的。”
    他提出请求时,我们已经出了地铁站了。再走一段路就到我家了。
    一开始我是很犹豫的。毕竟现在有人在追杀太宰,万一这股骚乱影响甚至伤害到孩子们,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而太宰怎么看都无法保证大家的安全。但是,怎么说呢,当捕捉到太宰的眼中一闪而过的悲哀,听了他对自己性命的各种不重视,我还是……大概是心软了吧。如果丢下他不管,也许再见的时候就要在附近的那条河里了。最终我同意了让他住几天,同时在心里跟那个未曾谋面的“安吾”说了声抱歉。
   
   
    【6】
    每一个爱看书的人,都梦想过开一家书店,独居僻静处,与书为伴,读遍全书,独自写作,没有人来催赶。这样一份悠闲,也是我的梦想。
    而我是幸运的,用自己的打拼实现了这个梦想。尽管失去了僻静和悠闲的关键词,但换来的是好生意。身处现实,梦终究是有瑕疵的。
    历经波折,我把太宰带回了我的织田书店。
    “哟织田作,回来了啊,比想象的要慢啊。”啤酒肚的大叔从店里出来迎接,看到新来的太宰,那种由内而外的热情洋溢的拦不住:“这是你朋友?真是帅气的小伙子,跟我年轻的时候有的一拼啊哈哈哈!”
    “谢谢夸奖,您也是超活泼的大叔啊,”太宰微笑道。“不过就算退伍了也不能忘了运动啊。”
    场面一度非常安静。
    最终还是大叔打着哈哈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跟我打了个招呼便到隔壁餐馆去了。
    “忘了跟你说,大叔是隔壁餐馆的老板,跟我是同乡,我不在的时候他就会亲自来帮我看着书店。”
    “热心肠的好人吗……”
    太宰仰望着天空,目光游离,不知道是想什么出了神。
    但至少我知道,太宰一定拥有着完全不平凡的人生。毕竟他可是一眼就看出了大叔是退伍军人的事实。
   
   
    【7】
    大概是受雨天影响,今天书店几乎没什么客人。我带着太宰来到二楼——我和孩子们居住的地方。
    既然要住在这儿,有些人是注定要见的。
    我们脱掉鞋子,来到最大的房间门前。木制的门紧闭着,我试着拧开,却发现里面反锁了,根本进不去。
    ——这群孩子们又要恶作剧了吗?
    门内传来的一个男孩子的阴阳怪气的声音:“织田作~想要通过这扇魔法门~就要用一个月不吃咖喱作为代价~”
    接着是一个女孩大嗓门的补充:“喂你忘了说点心啦点心!”
    “我知道啦我刚要说呢,别打断我啊!”
    “……”太宰有所沉思,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钢丝。“既然是传说中的魔法大门,那么我只能用神奇的魔法万能钥匙打开了。”
    说完,太宰不等里面做出反应,迅速把钢丝插入锁孔,轻轻松松拧了几下,随着“咔”的一声,门开了。我们推门而入。
    “我要感谢你们没有堵门,不然单有魔法钥匙可是远远不够的呢。”
    “你……你是谁啊?!”
    “我吗?”太宰重新关好门,“当然是世界第一魔法师太宰治呀!”边说着边晃了晃那根钢丝。
    “骗谁啦!你这家伙明明是撬锁吧!”幸介——年纪最大的男孩子——很不礼貌地指着太宰大声嚷嚷。
    “就是!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没有那么好骗的!”
    其他的孩子们也开始跟风,太宰则尴尬地挠挠头,一副“哎呀被发现了”的样子。
    混乱应该打住了。
    “咳咳,你们安静一下。”我道,“介绍一下,这位是太宰治哥哥,在我们这里留住几天。”
    “请多指教了,前辈们~”
   
   
    【8】
    我跟太宰简单收拾了一下衣物和床铺,或者说地铺,楼上的客房用于书库了,只能让太宰住在我的房间了。忙完一切后,离饭点还早,我们便去陪孩子们,检查他们的假期作业,顺便交代一下我们……
    当孩子们知道点心没了的时候,看我们眼神仿佛要把我们当点心吃了一样。
    但是太宰非常诚实地告诉了他们原因,特别是说到有枪击的时候,孩子们听得出神,对枪支与战场的好奇心一个个跑了出来。
    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对这些暴力危险的东西感兴趣。
    “所以说,太宰哥哥犯了找错接头人这种低级错误啊。”
    “是呀,真伤脑筋,这种事情传出去恐怕想干掉我的人又会增多了?”
    “为什么啊?”
    “唔……可能是觉得我很愚蠢吧?”
    “你明明就很愚蠢啦。”这一次又是幸介。
    “幸介,不要无礼。”我道。
    “有趣,”太宰看着幸介,脸上带着说不清的自信笑容,就像是接受挑战的斗士,“有时间跟我斗嘴,不如好好写你的作业。”
    “作业?”连我都有些想不明白这之间有何联系。
    太宰起身走到幸介的桌子边拿起一本练习册,对幸介道:“就是说你的作业,赶紧来重写啦。”
    “凭什么要我重写?再说你这话题跳转的也太快了!”幸介又一次指着太宰大声嚷嚷了。
    (优悄悄地告诉我:“织田作,幸介说的后面这句就叫吐槽。”原来如此。)
    “按照你桌子上的作业单,你要写的是20-25页的数学题。桌子上没有草纸,说明你应该是把计算过程都写在练习册上的那种类型,打开粗略翻一下,每一页也确实有留下或多或少的过程。”
    “但是看24-25页,虽然也留下的一些计算过程,但是越到后面的填空题,数字有些向右下歪,说明写到最后几页你着急了,大概因为织田作留下了‘等我回来就来检查你的作业’这样的话吧。”
    “有意思的是25页的右下角,有巧克力酱的小痕迹,大概是因为你一边写作业一边用左手吃东西吧。但是25页只有上半页印了题,就算左手扶正本,要扶到那个地方也是相当的不舒服,应该是会刚好膈到胳膊。结合数字,也就是说你是歪着拿本子的,因为这样的姿势方便翻看后面对应的答案。”
    “所以呢,”太宰把练习册往后翻到答案的某一页,指着那页左下角的巧克力痕迹,对幸介说:“你估计织田作快回来了来不及,就照着后面的答案写填空和过程,因为着急所以本子没有扶正,手也没有擦干净,因为你知道织田作查作业不会在意这么多。”
    “这就是你刚刚在我桌子上乱翻的原因吗……”幸介的调门一下低沉下去,看来是他的作业真的是抄的。
    “我没有乱翻哦,我只动了这本查过的作业。”
    幸介咬着嘴唇发抖,大概是害羞。反观太宰,淡定地回到之前的地方坐下。
    “不管怎么说,幸介,作业还是要重写的。”我道。看来以后真的要认真一点了。
    “啊啊我知道啦!”幸介吃了亏,不多出声了。
    “……查个作业有必要分析这么多吗?老师都没这么闲……”真嗣小声嘀咕了一句。
    “呀,你也想让我检查你的作业吗?”太宰笑眯眯地看着他。于是真嗣也不出声了。
    看来一个查作业严厉的人是小孩子的噩梦啊……就算之前说过要认真一些,我也知道我比不过太宰的。
    太宰又跟小孩子们讲起故事了,这个时间我不得不起身去准备晚饭。
   
   
    【9】
    这是太宰住在我家的第三个晚上。
    “织田作,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太宰在床铺上,背对着我。我也背对着他,躺地铺。
    “年纪轻轻却收养了五个孩子,整天跟老年人一样看书店,这样的日子不会觉得无趣吗?”
    这样的生活无趣吗?
    “老实说,其实还差那么一点。”
    “哦?”
    “还差……一片海。”我说,“有朝一日,如果能在能看到海的房子里和孩子们一起生活,坐在窗边的书桌旁,沐浴阳光,写自己的小说……如果这样的生活实现了,我才是真的无憾。”
    “你想做小说家啊……”太宰的反应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夸张,他甚至没有翻身。
    “……虽然很惭愧,但是是的,这确实是我的理想……”
    也许是宁静夜色的作用吧,当愿望说出的时候,我没有觉得尴尬或是别的什么。
    如果夜色可以让人平静的坦白,那么:
    “太宰,你还很年轻,为什么要自杀?”
    “……噗”
    我听见床上有动静,于是翻身过去。
    太宰缓缓地坐起身,抬手揉了揉头发。他忘了拉好窗帘,在月光的庇护下,黑色的身影竟有些可怕。
    他拿开手,借着月色,我这才注意到他早已拆了左眼的绷带。那是一只……和右眼一样深邃又普通的鸢色眼瞳。
    那这绷带是——
    “织田作问我为什么喜欢自杀呀。”太宰说。“直接问很没趣,不是吗?”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要靠亲自探究解决自己的好奇心吗?直接公布答案,我可没有那么好心哦。”
    ……
    我听懂了。我早该听懂的。
    那时候,好像脑子里突然想通了什么。
    “把窗帘拉好,睡觉吧。”
    “哦……”
    太宰拉好窗帘,重新躺过去,背对着我。
    我也转了回去。
   
   
    【10】
    一天后,太宰离开了,悄无声息的。
    不过,并不是无影无踪。
    他在他的枕头旁边留下了一张名片以及一封信。
    名片上写的是:横滨港口黑手党干部——太宰治。
   
   
    【11】
    这是一周后的某个夜晚,地点是隶属于港口黑手党的名为Lupin的酒吧。
    太宰治和刚刚来到的坂口安吾,一人点了一杯酒,坐在吧台前闲聊。
    “该老实交待了,太宰君,”坂口道,“你上周失踪到底干什么去了,这下可好,补了一周的工作。”
    “啊……我经历了酥败……被你提起来好心痛,要死了。”
    “请快点从我肩上起来正经说事!”
    “好吧好吧,其实是这么回事……”
   
    两周前,太宰看新闻的时候,留意到一条名为“汽车失控冲进花店,路人勇救门前少女”的新闻。他回看了几遍那个监控视频,怎么看都觉得,那个救人的红发男子的反应太快了。
    “简直好像早就知道车会撞过来一样。”
    作为一个黑手党,太宰不相信巧合。他立即猜测这个人可能有预知未来一类的异能力。通过一些途经,他很轻松的就查到了这个男人——织田作之助的基本资料,不过没有提到异能的部分。
    当了解到他只是个书店老板,家里还有五个收养的孩子时,太宰冒出了一个想法:
   
    “我来测验一下,如果他真的有预知的异能,兴许可以劝进黑手党为我所用。”
    “你这想法可真大胆……”
    “先别打断我啦!”
   
    就这样,太宰飞速制定了一个计划。首先,让手下去跟孩子们说他们喜欢的点心店这两天有折扣,这样孩子们一定会让织田第二天去买。
    而第二天是雨天,不出所料,织田在车棚躲雨。这时太宰早已安排好了狙击手和稍后追击的部下们,然后亲自登场,上演了一场追击大戏。
   
    “说是计划,实际上你是有希望趁机被子弹打死的吧?”
    “被发现了!”
    “后来呢?”安吾喝了一口酒,“你怎么会失败呢?”
    “说来奇怪,当我在他们家待了几天后,我动摇了。”
    “哦?”
    “安吾,你是知道的,我向来是不怕做残忍的凶手的。”太宰摆弄着杯子里的冰球,目光迷离。“我想,大概是跟孩子们一起斗嘴,讲故事,拒绝织田作的咖喱的时候,以及跟织田作整理书籍,聊天,还有大家围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候……”
    ——感受到了“家”一样的温暖。
    那是在黑手党不曾拥有的东西。
    也是在月下对话的那一晚后,在他勉强地作出含蓄的邀请之后,他后悔了。
    他就知道织田作一定会无声拒绝的,他也期望是这样,第一次,他宁愿自己失败了。
    也许以后他会在黑色的世界保护那家书店,以及里面的人,但是果然最后他还是不想破坏这份小小的温暖。
   
    “所以太宰君你就这么走了?”
    “对啊,就这么走了。不过走的不彻底。”
    他留下的信其实就是一份自白。事到最后,就算以后不能再见,总归要跟人家解释明白的。织田作大概从那晚开始就懂了他的目的了吧,太宰想。
    “啊,又要陷入没完没了的无聊日子了。”
    太宰趴倒在桌子上。
    “太宰君,先不要这么绝望,毕竟你还有个人要见。”坂口道。
    “谁啊?我怎么不知道,又出什么突发事件了?”
    “我让他过来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12】
    门铃响得正是时候。
    太宰稳健脚步声从楼梯那头传来。
    到来的人,让他难得吃了一惊。
    “啊,是太宰和安吾吗?我是织田。”
    织田作之助穿着休闲的米色外套一步步朝他们走来。
    “没错,初次见面,我是坂口安吾,还请多多关照。这位是太宰治,你们之前认识。”安吾起身介绍,顺便帮织田点了杯酒。
    “我是织田作之助,请多关照了。”
    在太宰目光的尾随下,织田坐到了他的身边。
    “你们俩……是不是得给我个解释?”太宰的脑子里已经构思了好几种可能了。莫非织田作其实是安吾的手下?或者是间谍?或者是别的什么……如果是那样的话他那几天作死岂不是丢大人了……还是去喝清洁剂好了!
    “别乱想,”织田拍了拍太宰的脑袋,好像能猜到一样。他拿出了一张名片,那是太宰离开时留下的名片。
    “这次是你疏忽了,太宰君。”安吾把那张名片翻过来,本该空白的背面,竟显眼地留着一串数字。“你是晚上离开的,名片摸黑随便拿的吧?这一张偏巧记上了我的新电话号。于是织田作先生就联系到了我。”
    织田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我疏忽了。不过既然都这样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啦。”
    太宰举起他的酒杯。
    “干一杯吧。”
    “铛!”
    清脆的碰杯声,优雅的音乐,昏黄的灯光,祥和的小酒馆。
    这便是,一段友谊的新起点。
   
   
    END
   
   
    【山丁写废话的时候到了(*^▽^)/★*☆】
    1,土里土气的题目来自Printemps的《想在博物馆做什么?》。其实是这么回事,作为一个LLer,我把LL的118首歌曲按顺序排在本子上,每次要产粮就找个人来选号,根据选号对应的歌曲来编个题目。然后这一次,是群里的咕叽叽选的99号。
    2,【一粮多用!!】既是织田作的生贺,也是给 @咕叽 咕叽叽的粮orz(我错了我不该把你跟青山认错orz……),此外还是萧林的生贺(没错她喜欢织田作而且还跟他同一天生日)
    3,本来的计划是还能更长点……
    4,我都不好意思说其实这篇从九月七号就开始写了,只是打字的机会非常之少。一开始只是想了个脑洞:电视剧里不是经常有接头的场景吗?我就想万一有那么一天,接头的人把普通人当接头对象了,然后那个普通人还刚巧接上了暗号,然后他们遇险了,接下来会怎么样呢?想着想着这故事就被我编成了套路了…………大佬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嘛!
    5,罗里吧嗦的最后,要说的一个关于产粮的办法就是珍惜你的梦!梦超适合改吧改吧用来产粮的!
   
    (补:有没看懂的于是就来解释一下开头没有标号的晴空万里那一段说的就是织田作救人的现场……)

评论(12)

热度(45)